Français   走进使馆 领事服务 留学法国 来法商贸  
卢沙野大使在同巴黎政治学院座谈会上的讲话
2021/03/12

  ​2021年3月12日,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在使馆应邀同法国巴黎政治学院东亚事务协会举行座谈会。卢大使作主旨发言,全文如下:

  各位同学:

  上午好!欢迎大家来使馆做客,或通过视频方式参与今天的交流。大家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青年学生,朝气蓬勃。看到大家,不由让我想到100多年前的一群中国青年学生。他们飘洋过海来到法国,学习先进科学知识,寻求救国救民之路,其中很多人后来成为新中国的缔造者或科学文化艺术等领域的领军人物。这既是中法关系史上的一段佳话,也对中国近现代的发展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

  听说大家主要想了解中法关系、中欧关系等方面的情况,我愿在互动环节就这些问题同大家交流。在此之前,我先简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因为要想真正了解这些问题,首先要了解中国,而要想真正了解中国,首先要了解中国共产党。当前,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关注越来越多,这本身是件好事。但西方对中国关注的增加并没有带来对中国理解的加深,反而越来越负面、越来越失真。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充斥着偏见、误解,甚至是污蔑、抹黑和妖魔化。逢中必反似乎正在成为西方舆论新的政治正确。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真的如媒体所描述的那样,是个专制独裁、反民主、无人权的国家,她怎么能够保持40多年的高速增长,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怎么能够使人均GDP从1978年的200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1万多美元?怎么能够让8亿多人口摆脱了贫困,使中国的减贫贡献率占世界的70%以上?是民主、人权这些概念出了问题,还是西方媒体介绍中国的思维出了问题?你们听说过BBC拍摄中国时使用的“阴间滤镜”吗?就是在所拍摄的画面上加上黄色、绿色或灰色,使其看上去阴暗得像阴曹地府。坦率地说,西方媒体这种做法既不利于中西方相互理解和合作,也不符合西方国家自身的当前和长远利益。因为不管西方是否理解中国,中国都将继续发展。而如果西方不能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就无法准确界定自己的利益,无法制定合适的对华政策,更无法解决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中国与西方历史文化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社会制度也不同。就像中国人用筷子,西方人用刀叉,双方的差异没有优劣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自己的问题。比如西方人吃肉比较多,用刀叉就比较方便。中国人吃蔬菜比较多,所以就形成了用筷子的习惯。可是中国人也吃肉啊,怎么办?我们就把肉切成小块进行烹饪,方便筷子夹取。现在我邀请好多法国朋友来使馆吃饭,他们都学着用筷子吃中餐。我去饭馆吃饭或去法国朋友家里做客则用刀叉。单从吃饭这件事就能得出一个道理,就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长处,同时尊重和欣赏别人的长处,相互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而不应固执地认为自己的东西才是好的,别人的就不好,甚至要求别人都学自己,按自己的样子做。

  中国拥有5000多年的历史和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中国历史上虽然也有过战争、动乱、分裂,但主流是团结、统一、和平。早在2000多年前,相当于欧洲的古希腊时期,中国就出现了诸子百家的盛况,老子、孔子、墨子等思想家上究天文、下穷地理,广泛探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真谛,建立了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他们提出的很多理念,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自强不息、立己达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造就了中国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中国的家国一体、集体主义等观念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形成的。中西方文化从此出现了分野。

  中国有句老话,“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有发言权。正像我们不愿看到世界上只有一种颜色,我们不应要求所有国家都采用同一种发展模式。中西方实现现代化的路径不同,这是出于彼此的文化差异,不应相互否定,而应相互借鉴。中国曾长期领先世界,直到近代才开始落后。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100多年间,中国不断遭受西方列强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奴役,几乎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当时在欧洲有个说法,把中国叫作“东亚病夫”,把奥斯曼帝国叫作“西亚病夫”。中国差点就步奥斯曼帝国后尘而解体。中国人民为了救亡图存,决心改变自己的国家,尝试了君主立宪制、共和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等各种制度,结果都行不通。最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所以,不要以为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道路是外界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它们其实是中国人民自己的选择,也是历史的选择。70多年来,中国发生了历史性巨变,彻底改变了积贫积弱的面貌,并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是经济持续发展,国家综合实力不断上升。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就立志发展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当时,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对中国进行封锁,不给我们技术,不给我们资金,不同我们做贸易,就像现在美国对待古巴一样。只有苏联帮助我们。中国人民省吃俭用,勒紧裤带,埋头苦干,硬是用28年时间建成了一个基本完整的工业体系。当时,虽然我们的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不如西方发达国家,但我们什么都能自己造。这就为后来的改革开放经济腾飞奠定了坚实基础。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西方国家也放松了对中国的封锁,开始跟中国做生意。在同西方的交往中,中国人非常虚心好学,学西方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各方面的制度,还有西方的文化。同时,我们坚持自己好的东西,坚持立足于本国国情,西方的东西适合的就采纳,不适合的就不用,逐步形成了现在这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走过了西方国家几百年走过的现代化道路。这些年中国的发展成就,开始的时候我已经给同学们讲了几个数字,还可以讲几个数据,比如中国每年的国际专利申请量已连续2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的制造业能力比美国、日本、德国加在一起还多,中国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1978年1.7%提升到2020年17%,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多年保持在30%。

  二是人民权益显著提升。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初心就是谋求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争取中国人民的自由和民主。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人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各项权利得到全面发展。自1990年联合国引入人类发展指数以来,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从“低发展水平”跃升至“高发展水平”的国家。最近,中国宣布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提前10年完成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

  也许有的同学会说,中国只是把人民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解决得比较好,而公民和政治权利就差多了,因为在西方的舆论中经常有批评中国人权的声音。这里,我们首先要破除一个误区,即人权不仅指公民和政治权利,也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而且后者更基础、更重要,因为人必须活着才能行使权利,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社会活动能力、文化水准才能有效地参政议政。这些方面恰恰是中国政府特别注重的,就是给人民创造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条件使其能够真正地“当家做主”。这是我们所理解的民主的真谛。一个流浪汉是不会去投票的,更不可能参选议员或总统。

  有的同学会说,民主应当是一人一票的普选和多党制,自由首先是言论自由。普选和多党制的确是民主,但这只是民主的形式,而非界定是否民主的本质。民主的本质是人民追求幸福生活和参与管理国家的权利和能力。如果能做到这两点,那就是民主,而不论采取的是什么方式。即便是西方国家的普选和多党制,也是有多种形式的。比如,美国的总统和法国的参议员就不是一人一票选出的,而是由选举人团或各级议员代表间接选举产生。中国的选举制度也是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县级以下的人民代表由选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市、省和国家级的人民代表则由下一级人民代表选举产生。中国的国家主席是由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产生。中国的政党制度是一党执政、多党合作制度,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我们还有8个参政党。这种政党制度的设计就同法国、美国设计各自的政党制度一样,都是基于本国国情。至于言论自由,中国人民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只要你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序良俗,什么话都可以讲。法国也一样啊,言论自由有一定的边界。大革命时期的《人权宣言》第四条就写到“自由就是能够做一切不损害他人之事。”法国还有许多禁忌的话题不能讲,比如反犹主义、种族主义、否认纳粹大屠杀、宣扬恐怖主义,等等。

  中国的发展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能详细跟大家介绍。我上面介绍的内容也许对同学们有所启发,并能引起思考。欢迎大家向我提问,以便我们在问答的过程中进一步深入探讨有关中国的问题。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http://www.amb-chine.fr